9月22日、11月17日

2017-02-24 09:44

  同年8月4日,成铁法院正式受理了这起以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大秦铁路公司)、成都铁路局为被告的铁路运输人身侵害义务纠纷案件。

  9月22日、11月17日,成铁法院两次公然休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,被告陈某某的法定代办人曾某某及诉讼代理人、被告大秦铁路公司跟成都铁路局的诉讼署理人加入了诉讼。

  庭审中,被告大秦铁路公司辩称:本案损害成果的产生完整是由原告陈某某本身起因所造成的,被告在本案中只应该承当对原告及时救助的责任。被告成都铁路局辩称:事变发生后被告接洽当地就近的病院进行医疗救助,并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;对原告的伤害成果和丧失不应承担责任。被告成都铁路局同时还恳求法院裁决原告返还垫付的35万元。

  2015年7月下旬,原告陈某某的妻子曾某某代其向成铁法院递交诉状,称事故发生七年多来,因为得不到责任方经济赔偿和有效救治,原告处于嗜睡状况,脑功效低下,肢体瘫痪;家眷固然屡次要求被告处置该事故,但未得到满足回答。鉴于此,原告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支付残疾赔偿金、护理费、生涯费、后续医疗费、精神弥补费、交通费等共计2431849元;支付精力损害安慰金50000元。

  法官查明事实 明断各方责任

  七年后向法院起诉请求抵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