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态环境在自我修复

2016-12-01 07:30

娄底冷水江锡矿山矿区,海拔300多米,长年云雾洋溢。当地人说,这里一年只有两次能看到蓝天,一是七八月份,一是下雪天。

底本千疮百孔、草木不生的矿区开端重现绿色。山坡上,构树、臭椿、翅荚木、大叶女贞、楸树等防污抗污树种在坚强成长。

守着矿产资源“吃饭”的日子已成为从前式。

郴州三十六湾,矿山重披绿装。昔日嘈杂的矿区一片安静,蜂窝似的矿洞被封逝世,依山而建的梯级选矿工厂全体被拆。当年10万人凑集的“小香港”如今已是明月照沟渠。重金属泥土被固化,绿草茵茵。水从沟渠里流向2个方向,一是湘江,一是珠江。

曾经污水横流寸草不生的霞湾港,是工业废水集纳港,它有时叫“牛奶河”,有时叫“红水河”,有时叫“黑水河”。

现在水草跟青苔在水底摇曳,排水口处有人在捕鱼。水已变清,植被复苏,生态环境在自我修复。

让山林归山林的安静,让水流归水流的欢唱。

常宁水口山镇金联村固废填埋场,一车车工业废渣进行无害处理。一座新建的工业污水处理厂,对所有企业的工业污水集中收集处置。一条阔而长的生态隔离带正在建设,让居民区与化工区隔开。

株洲净水塘。这里曾因水清得名、重化产业会聚驰名、环境重大传染闻名。

2013年,一个传播了2000多年的误解终得以改正。湘江主源头在永州蓝山的野狗岭,而不是在广西兴安的近峰岭。蓝山维护湘江源头水质的信心更是空前高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