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假货

2016-12-31 05:06

若特权思维得不到抑止,它有可能扩展为对法规的疏忽与“无意识的歪曲”,进而踩在法规的底线上获取私利。例如,有落马官员曾“埋怨”说本人纳贿时不明白礼品的真伪,甚至称自己收到的只是不值钱的假货。这当然是一种较为极真个表示,信任大多数行贿官员只是“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”,给外界造成一种“我不知情”的假象。事实上,反腐部分在实际中对雅贿礼品的价值评估是严厉以事实为根据的。是不是赝品,不会由涉事官员说了算,而是由收受礼品的原来价值决议。

与此同时,有的官员含混了个人私行跟权力公事的界线,通过手中权利为个人嗜好服务。比方,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在落马前,是官员里著名的“摄影师”,他对摄影的痴迷非统一般。考察显示,2004年至2012年,在他的请求下,某公司先后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置摄影器材。2009年12月,借“赴韩景色摄影展”之机,他要求专门增添其个人摄影作品展,展览共破费74万余元。

在全面落实官员财产申报轨制之前,外界对官员财产流动情形无法详知,但有一点是明白的,《中国共产党党员引导干部廉明从政若干准则》划定,不准官员接收可能影响公平履行公务的礼品,如无奈谢绝,应该一律登记、交公,违者将受到纪律处罚。说到底,有雅癖的官员仍是应遵纪遵法,不要存在幸运心理,在废除特权思维后将个人兴致从公务中分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