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套归徐义清

2016-12-31 05:07

  公证处又把徐义清支向法院,“他们一锤子就能搞定。”事实上,对这些林林总总的证实,公证处并不是“有意刁难”。由于依据法规,公证出具的论断是认定性的,如果根据公证书做出的行政行动错了,公证处要承当民事抵偿义务。“假如到法院诉讼,用调剂书、裁决书都能够直接过户,不必提交公证书。”在湖北三雄律师事务所律师毛勤国的领导下,徐义清把本人的大妹、小妹告上法庭;而大妹则把徐义清和小妹告上法庭,律师试图通过法院进行庭前调停,最后让他们拿到法院的民事调解书过户。

  徐义清找到所在的刘家大堰社区,社区的负责人告知他,“你如果要证明你父母逝世亡,咱们可以出证明,大家都亲眼所见。”但社区谢绝为他开出“父母的父母”死亡证明,“这个我们确切不晓得啊,怎么证明呢?”“别人说的也在理。”徐义清又跑到辖区派出所寻找辅助。“里面的民警很热忱,但开证明的事也让他们很难堪。”徐义清说,民忠告诉他基本就查不到相干档案。

  徐义清共兄妹四人,徐义清是老大,还有大妹徐义珍、小妹徐义丽和小弟徐义端。不外,小弟在1988年因为疾病逝世了。对于父母留下的房产,兄妹三人都协商好了,一套归徐义清,另一套归徐义珍。

  开具证明卡壳

  徐义清说,他的祖籍是“汉阳新沟”的。父亲徐汉香只有10多岁的时候,爷爷、奶奶就过世了,后来被一位叔伯哥哥带到宜昌读书,后投身革命,跟老家简直不接洽。解放后,徐汉香在一中当老师,2002年过世时88岁。2013年,徐义清的母亲过世,白叟共留下两套房产,“当时也没有这个意识,留个遗言啥的。”